学术论文
  “一带一路”国家...
  为什么三方物流不...
  营销正在步入4.0时...
  数字经济成为经济...
  消费者驱动让制造...
 
   友情链接
 
 学术论文
您的位置:首页>>学术论文  

  [本院]2013全面深化改革:江苏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机遇与政策建议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14-6-3  阅读:3330]
                                                    摘  要
      中国服务业发展正处在由重视增长速度向速度与质量并重转变的关键节点,而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全面改革的决定并没有专门讨论服务业改革问题,其在强调服务业发展重要性上的意外“低调”,是否意味着中央高层在重新思考中国产业发展问题,过去十多年高度强调服务业发展的方向是否会以三中全会为折转点发生转变,以及这些政策变化和动向,对江苏服务业发展有何启发?
      本项目首先借鉴西方经济学绘制鸟瞰图模拟社会经济运行的方式,采用归纳逻辑的研究方法,构建了一个经济服务化理论,通过描述服务化过程,回应了近些年来国内外理论和实务界对服务业发展的一些片面看法和模糊认识。提出:1.虽然简单用第三产业占比衡量一个地区经济现代化程度的逻辑确实存在问题,但是,大力提升服务业比重仍然应该成为当前江苏/乃至中国扩大内需、实现创新和清洁发展的重要抓手。2.“经济服务化”的真正意义不只是服务产业在数量上和比重上的简单扩大,“经济服务化”是“质重于量”。3. “经济服务化”的“质重于量”的具体表现,就是服务产业的状况本身,包括新服务业出现和传统服务业改变面貌等充满生机的动向,尤其是生产者服务产业为适应服务需求,随着制造业知识集约化、国民需求多样化等而变得多样和高级起来。4.加快江苏服务业发展并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有必要谋求制造业和服务产业保持平衡地发展。这至少具有两层明确的政策含义,其一是必须纠正江苏制造业与服务业发展全球化的非同步性;其二是尽量谋求江苏制造业的服务业供应链本地化。
      其次,分析了当前江苏服务业发展的主要问题、原因及机遇。分析发现,江苏产业结构中的服务业名义产值比重偏低和以不变价衡量的服务业增长缓慢、服务业结构中的公共服务业尤其是生产者服务业发展前景不容乐观、服务业地区布局不平衡和服务业市场化、国际化发展的任务较重等是当前我省服务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至于造成江苏服务业发展存在这些问题的直接原因,我们认为是过去发展阶段的限制和贫困的经济现实使得江苏产业政策长期倾向于“重工农、抑服务”所致。深层次的历史原因可以从1949年之后几十年的抑制城市化政策、城乡隔离、固定的户籍管理制度和农村土地安全网制度以及工业化战略中寻找。其中,抑制城市化政策导致服务业缺少发展所需的重要载体;城乡隔离、固化农民工为农民的农村土地安全网制度和排除农民工成为市民的城市户籍制度导致了城乡、区域收入差距的扩大、经济的二元化和大量刚刚跨入城市中产阶级的农民工在经济波动时的中产地位具有脆弱性;外向型工业化战略导致我省制造业的中间服务投入多来源于发达国家,其对本地化服务业供给具有替代和抑制效应。所幸的是,当前,服务业大发展的转机已经出现。因为,虽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全面改革的《决定》没有专门讨论服务业改革问题,其推进改革的总体思路和基本取向,比如提出的要着力要解决城乡收入差距、消费不足、公共服务非均等化、土地、农民工及子女教育医疗住房等问题,实际上是对过去服务业发展的一个政策纠偏,会有力促进现代服务经济的发展,也必将决定我国服务业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特征、路径选择和发展绩效。因此,我们认为《决定》是江苏新一轮服务业发展的重大机遇,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规划我国/江苏产业发展尤其是服务业的改革、创新和发展的基本纲领。 
      再次,较为全面而完整地梳理了《决定》有关服务业改革和发展的学术线索。认为《决定》围绕“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改革主线,提出了很多有关服务业发展和改革的战略思想和路径。其中,在生产者服务业发展上的学术线索可以归为“对内对外开放”这六个字。之所以“对内对外开放”能成为生产者服务业发展的基本动力,是由生产者服务业具有可分离、可贸易、高知识密集和规模报酬递增的特性所决定。具体表现在三方面:第一,提出了通过开放促改革的渐进式改革的服务业发展新思想;第二,提出了在负面清单基础上实现统一市场准入制度的服务业发展改革新办法;第三,提出了以自由贸易区试点的方式,通过推进金融服务业为代表的现代生产者服务业开放发展服务业的发展改革新路径。
      《决定》关于消费者服务业发展的学术线索可以归为“调节收入增长与分配”这几个字。具体体现在四方面:第一,三中全会决定纠正了过去的“初次分配要讲效率,再分配要讲公平”的错误认识,认为初次分配也要进行调节,也要讲公平。第二,三中全会决定提出了收入分配的调节目标是要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增加中等收入阶层的比重。第三,三中全会报告提出在收入结构上,要形成劳动收入、财产收入和社会转移支付收入等在内的有序分配格局。第四,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必将降低居民针对不确定性增大的心理趋势,降低城乡居民的预防性储蓄动机,增加居民对消费性服务业的边际消费倾向。
      《决定》关于公共服务业发展的学术线索可以归为“资源均衡配置”这六个字。具体也表现为四个方面:第一,对于基础性公共服务,全面深化改革的主要思路是改革监管体系、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的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政府对其进行定价的范围将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第二,对于经济性公共服务,决定指出 “原则上都要引入竞争机制,通过合同、委托等方式向社会购买”。第三,对于公共安全性服务,《决定》最大的创新是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为国家安全提供体制和战略保障。第四,对于社会公共性服务,《决定》针对社会、文化、生态三个公共服务领域的改革和制度创新问题,侧重于公共服务提供和使用的标准化、均等化、有偿化和顶层设计等方面专门做了大量阐述。
      最后,本项目提出了发展江苏服务业的政策与建议。认为,发展江苏服务业,要以 “以三中全会全面改革决定有关服务业发展的学术线索为基本纲领,围绕‘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主线,构建发展服务业的‘市场+政府’双有效机制,并将主要着力点放到服务业的增量优化上”为总思路。分服务业门类:1.在生产者服务业发展上,建议通过对内对外开放,重构江苏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平衡发展关系,完善服务业市场体系,解决政府的越位问题。其中,在对内开放上,建议推广实施上海自贸区试点的负面清单制度;在对外开放上,建议域内服务业企业积极开展国际服务贸易并鼓励有实力的企业积极走出去,大胆实施逆向外包战略。2.在消费者服务业的发展上,建议着重解决政府不到位的问题。要加大收入的初次分配力度和着力促进我省居民收入的较快增长,提高居民服务消费能力。并通过调整收入增长与分配,创新服务业态和增加我省养老服务和信息服务的供给。3.在公共服务业发展上,建议引入社会资本,创新供给形式,解决政府缺位、投入不足和区域、城乡配置不均衡等三大问题。其中,对于维护性公共服务,建议强化政府的保障供给能力;对于经济性公共服务,建议区分服务环节,政府负担基础设施铺设部分,其他环节提供的公共服务则完全可以交给市场解决;对于社会公共服务,建议朝有利于保障落后地区和农村的公共服务供给能力方向,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尽快实现我省城乡、区域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来源:本站原创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1-2015 版权所有:江苏现代服务业研究院(南京财经大学)
联系电话:025-83494746 电子邮件: jsfuwu@qq.com
通讯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铁路北街128号南京财经大学综合楼410室 邮编:210046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1032101号-7